• <bdo id="4w6sw"><center id="4w6sw"></center></bdo>
  • <blockquote id="4w6sw"><center id="4w6sw"></center></blockquote>
  • 徐寶明:我的官司終于贏了,感謝陜西省高院!

    來源: 西安商報-西安商情網 發布時間: 2020-01-22 16:20:32



      陜西省定邊縣白泥井鎮先鋒村三組村民徐寶明拿到了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書后放聲大哭,面對裁定書深深彎腰鞠躬,喊道:“我的官司終于贏了!感謝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感謝王選民審判長”!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西安商報》獨家釆訪了64歲的陜北農民徐寶明。

      徐寶明說,他依法從村委會、村民小組承包的63畝水澆地在自己不知情、不同意的情況下被鎮政府和村委會、村民小組低價收回、流轉給農業園區,自己的林地也被一名個人老板毀林破壞。為了這些事情他連續上訪多年,也有媒體曝光過這些事情,但地方政府仍然我行我素,繼續違法、繼續實施違法行為。無奈之下,他只能拿起法律的武器維護自己的利益,聘請律師,一紙訴狀將白泥井鎮政府告上法庭,殊料一審法院枉法裁判,自己敗訴;之后,他上訴至上一級人民法院,豈料又是枉法裁判,他再次敗訴。家人、朋友都勸他不要再打這官司了,但他堅信法律是公正的。向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啟動再審程序,裁定:一、二審法院適用法律錯誤,指令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本案。


      陜北老農民徐寶明說的是真是假?

      《西安商報》拿到了一、二審法院的判決書以及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的裁定書。且看:


      陜西省定邊縣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8)陜0825民初1412號

      “原告徐寶明與被告定邊縣白泥井鎮人民政府(以下簡稱白泥井鎮政府)、定邊縣白泥井鎮先鋒村第三村民小組(以下簡稱第三村民小組)農村土地承包合同糾紛一案,本院于2018年2月2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8年6月5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 “原告徐寶明提出以下訴訟請求:1、依法判決確認被告定邊縣白泥井鎮人民政府與被告定邊縣白泥井鎮先鋒村第三村民小組訂《土地流轉合同》421.9畝中的63畝耕地的流轉無效。2、由被告承擔訴訟費用。

      “事實與理由:原告徐寶明是被告定邊縣白泥井鎮先鋒村第三村民小組的成員,原告在二輪土地承包中繼續享有本組集體組織承包土地63畝,承包地位于先鋒村第三小組北灘。2011年1月8日被告白泥井鎮政府以‘先鋒村第三小組農戶北灘土地承包及流轉資金兌付花名冊’的方式給原告支付189000元。2017年實行農業土地承包經營的確權登記,原告申請63畝土地登記時被告知定邊縣白泥井政府不給登記,后向有關新聞單位反映,定邊縣農業局2017年12月3日以‘定邊縣農業局關于白泥井鎮先鋒村村民徐寶明土地確權相關問題的回復’,才知二被告之間背著原告在2011年1月27日簽訂了《土地流轉合同》,被告定邊縣白泥井鎮政府與定邊縣白泥井鎮先鋒村第一、二、三村民小組承包421.9畝土地,在承包土地內有原告63畝,該合同以永久性方式將原告第二輪承包流轉給了被告定邊縣白泥井鎮人民政府。原告認為,二被告之間簽訂《土地流轉合同》侵犯了原告的權益,將剩余第二輪土地承包期限簽為永久性流轉,向非農業單位進行流轉是在變相出買土地,為此事原告向有關部門反映解決無果,故訴至法院。

           “被告白泥井鎮政府辯稱:1、原告的起訴沒有事實根據也沒有法律根據,依法應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原告不具備原告的主體格,白泥井鎮人民政府未承包過原告徐寶明的土地,原告徐寶明在訴狀中所稱定邊縣白泥井鎮政府與定邊縣白泥井鎮先鋒村第一、二、三村村民小組承包了421.9畝土地,此內容明確說明被告未與原告簽訂任何合同,依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同以外的第三人無權對合同的效力提起訴訟主張權利,因此原告主體不適合,應裁定駁回起訴。2、原告與被告白泥井鎮政府的土地流轉事宜已經履行完畢,但被告白泥井鎮人民政府為響應國家政策土地征用整體開發,于2011年元月27日與白泥井鎮先鋒村簽訂土地流轉合同、白泥井鎮先鋒村的第一、二、三村民小組的土地421.9畝土地永久性的流轉給白泥井鎮政府,流轉費為每畝3000元,原告徐寶明同意將自已的土地流轉給村民小組,并領取土地流轉費共計189000元,因此,原告徐寶明對合同的內容知情也實際履行合同內容。3、被告白泥井鎮政府與先鋒村第一、二、三村民小組簽訂的土地流轉合同,并沒有違反任何法律與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也沒有侵犯原告的合法權益,均屬當事人真實意思表達,因此,合同合法有效,依法受法律保護?;谏鲜龅氖聦嵟c理由原告不具有訴訟資格,依法應予駁回原告的全部請求事項。

      “被告第三村民小組辯稱:被告第三村民小組不存在收地,被告給村民說政府要承包地問村民愿不愿意把地承包給政府。簽訂合同的時候被告不懂流轉的概念,而且簽訂合同的時候被告認為每畝3000元的價格低了?!?/span>

      “本院根據當事人的陳述、舉證、質證及本院認證,查明以下事實:2011年1月27日,被告第三村民小組與被告白泥井鎮政府簽定了《土地承包合同》一份,約定第三村民小組將位于白泥井先鋒村北灘面積為312畝的耕地承包給白泥井鎮政府使用……

      土地承包期限為20年,即2010年5月20日至2030年5月20日。每10年為一個承包期,第一個承包期170元,共計每畝1700元,第二個承包期的承包費依據當時市場價格確定,合同簽訂的當事人除了二被告外還包括流轉土地的村民委員會,但原告沒有簽名,當日,被告白泥并鎮政府與包括被告村民小組在內的白泥并鎮先鋒村第一、第二,第三村民小組簽訂了《土地流轉合同》,約定將位于白泥并鎮先鋒村北灘集中連片的421.9畝耕地永久性轉給白泥井鎮政府使用。該土地的流轉為每畝3000元,并約定了任何乙方違約除退還對方所交款項外,應按土地的實際總投資額和流轉金額200%支付對方違約金補償對方因違約而造成的實際損失。合同簽訂人為村民小組組長,沒有農民簽字。兩份合同后附有《先鋒村第三小組農戶北灘地承包及流轉資金兌付花名冊》,除原告將其承包的63畝都以3000元的價格合計189000元流轉外,其余農民均為一部分流轉,一部分是土地承包,原告在該花名冊中簽名領取了189000元后,原告認為被告白泥井鎮政府與被告第三村民小組同一天簽訂的合同,每種合同的流轉費用不同,采用土地承包的所獲得用將來比原告采用土地流轉(實為轉讓)的費用高,對其認為合同簽訂的是永久性轉讓,侵害了其合法權益,故當采取了讓新聞報道等多種方式維權,無果后將二被告訴至法院。

      本院認為,《農村土地承包法》第32條規定,通過家庭承包的土地承包經營權可以依法采取轉包、出租、互換、轉讓或其它方式流轉。第34條規定,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的主體是承包方,承包方有權依法自主決定土地承包經營權是否流轉和流轉方式。雖然原告在二被告簽訂的《土地流轉合同》或《土地承包合同》中沒有簽字,但是原告在《先鋒村第三小組農戶北灘土地承包及流轉資金兌付花名冊》上簽名并領取了土地流轉資金,應視為其委托第三村民小組代表其與被告白泥井鎮政府簽訂土地流轉合同。第三村民小組與白泥井鎮政府簽訂了兩份合同,分別是土地承包合同與土地流轉合同,對于流轉合同,經詢問被告承認是轉讓合同,且因白泥井鎮政府并不屬于第三村民小組,向集體經濟組織外的個人或組織只能是土地轉讓。原告基于真實意思表示,選擇了價格更高的轉讓方式流轉土地并已經拿到了土地流轉費用,二被告簽訂的《土地流轉合同》不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屬于有效的合同。對于原告訴稱該合同中約定永久流轉給被告白泥井政府侵犯其合法權益,主張合同無效,對此,根據《農村土地承包法》第20條規定,耕地的承包期為三十年。第32條第三款第三項規定,流轉的期限不得超過承包期的剩余期限。在庭審過程中作為發包方的被告第三村民小組,承認原告的土地發包時間為1996年,那么原告的承包期為1996年至2026年,原告自愿選擇將其在第二輪農村土地承包期內承包的63畝土地以轉讓的方式流轉土地,土地轉讓后原土地承包關系自行終止,原承包方承包期內的土地承包經營權部分或者全部滅失。在原告承包期內,因原告已經將承包經營權轉讓,待轉讓期滿后該土地應收回集體所有,是否再流轉原告無權決定,應由發包方確定。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條、第三十二條、第三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徐寶明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100元,由原告徐寶明負擔”。

      陜北老農民徐寶明拿到一審判決書后,上訴至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


      “二審與一審查明的事實一致,本院對一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被上訴人定邊縣白泥井鎮人民政府與定邊縣白泥鎮先鋒村第三村民小組簽訂的《土地流轉合同》或《土地承包同》中沒有上訴人徐寶明簽字的事實清楚,但上訴人徐寶明在先鋒村第三小組農戶北灘土地承包及流轉資金兌付花名冊》上名并領取了土地流轉資金,應視為其委托第三村民小組代表其上訴人白泥井鎮政府簽訂土地流轉合同。第三村民小組與白泥井鎮政府簽訂兩份合同,分別是土地承包合同與土地流轉合同,被上訴人認為是轉讓合同,且因白泥井鎮政府不屬于第三村民小組,向集體經濟組織外的個人或組織只能讓上訴人徐寶明基于真實意思表示選擇了價格更高的方式流轉土地并已經領取了土地流轉費用,因二被上訴人簽訂《土地流轉合同》不違反法律效力性強制性規定,上訴人認為合同屬無效的請求,因證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綜上,原審法院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處理正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陜北老農民徐寶明萬般無奈,提起再審申請,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受理,經過庭證、質證等法律程序,依法裁定:

      “徐寶明申請再審稱,二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申請人未在土地流轉、承包合同中簽字,也沒有委托第三人村民小組代表申請人與被申請人白泥井鎮政府簽訂合同。一、二審判決僅憑申請人在承包及流轉資金兌付花名冊上簽字,認定申請人與定邊縣白泥井鎮政府之間存在有效的土地轉讓合同,明顯存在缺乏證據,事實認定及法律適用錯誤的情形。綜上,二審判決認定事實缺乏依據,適用法律完全錯誤,并且違背中央政策,違背法律規定,有失公正。望再審法院依法糾正,維護申請人的合法權益。

      “定邊縣白泥井鎮人民政府提交意見稱,原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被申請人與申請人全面履行了《土地流轉合同》約定的義務,應當駁回申請人的再審申請。

      “本院經審查認為,根據《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二條和第三十四條規定,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的主體是承包方,流轉的內容是土地承包經營權。因土地轉讓合同的轉讓方是土地所有權人即村集體,轉讓的內容是土地所有權,故原判決將本案所涉及的《土地流轉合同》認定為土地轉讓合同,缺乏事實依據。根據《物權法》第一百二十六條規定,“承包期限屆滿,由土地承包經營權人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繼續承包?!痹袥Q認定本案申請人的承包地永久性地流轉給白泥井鎮人民政府,違反了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故徐寶明的再審申請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規定的情形。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二百零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一款規定,裁定如下:

      “指令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本案”。

      歷經三年,陜北老農民徐寶明終于在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書中看到了初審、二審法院適用法律錯誤,指令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案件,他哭了,為遲到的正義而哭,為自己三年來的磨難而哭,為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的法官的正義而哭出了聲。

    責任編輯:
    責任編輯: xasqbj
    西安 | 咸陽 | 銅川 | 渭南 | 延安 | 榆林 | 漢中 | 安康 | 商洛 | 寶雞 | 楊凌 | 西咸 |
    友情鏈接
    人民網 新華網 中國網信網 中國網 央視網 國際在線 中國經濟網 中青網 中國臺灣網 中國廣播網 中國西藏網 光明網西部網陜西網西安網
    商報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人員查詢

    西安商報 - 西安商情網 國內統一刊號:CN61-0046 郵政編碼:710005

    新聞熱線:029-86178533 廣告熱線:18092743863 電子郵箱:61777670@qq.com

    地址:西安市解放路318號西安書林四樓辦公區 廣告總代理:西安豐泰廣告有限責任公司

    西安商報社版權所有 版權所有CopyRights 2012 陜ICP備12002281號

    本網站法律顧問:陜西弘業律師事務所

    殴美日韩三级片
  • <bdo id="4w6sw"><center id="4w6sw"></center></bdo>
  • <blockquote id="4w6sw"><center id="4w6sw"></center></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