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4w6sw"><center id="4w6sw"></center></bdo>
  • <blockquote id="4w6sw"><center id="4w6sw"></center></blockquote>
  • 寧陜一工人因主動排險不慎從高處墜落摔成重傷 兩審法院均判敗訴 傷者感慨維權難

    來源: 信法和 發布時間: 2020-12-02 17:57:07
    摘要: 步入不惑之年的朱增波曾是一名退伍軍人,又是中共黨員,在部隊表現良好,多次被表彰,現在的他上有老下有小,是家庭的頂梁柱,本該擔負起更多的家庭責任。

           步入不惑之年的朱增波曾是一名退伍軍人,又是中共黨員,在部隊表現良好,多次被表彰,現在的他上有老下有小,是家庭的頂梁柱,本該擔負起更多的家庭責任。然而,由于在一次施工過程中主動排險導致他險些喪命,雖經全力搶救,撿回了一條命,還是留下了很多后遺癥,到目前為止手術還沒做完。傷情初愈后朱增波向寧陜縣人社局申請認定工傷,寧陜縣人社局經調查后作出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朱增波不服該決定,向安康鐵路運輸法院提起行政訟訴,請求撤銷寧陜縣人社局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重新作出認定工傷決定。從此,朱增波拖著幾乎殘疾的身軀,艱難的走在司法維權的道路上......。


    案情回顧:施工過程中發生意外事故 造成一死一傷


           朱增波回憶道,2016年6月8日,榆林市秦通建工有限公司(簡稱秦通公司)從寧陜縣交通局承包了寧陜縣筒車灣至油坊坪一般縣鄉公路改建工程。他是2017年農歷1月17日開始在秦通公司的該處工地干活,因與施工方負責人系親戚關系,在工作中除自己干活外,還負責監督和安排工人干活、打考勤、記賬、給工人開結賬證明、看管油料、施工放警戒線等工作,系工地小帶班。

           根據當時的口頭約定,整個修路沿線林地(柴山)征用采取由村委會干部、交通局工作人員和被征用土地的村民現場指定,由秦通公司無償采伐后按照農戶的要求裁剪交給農戶。

           油坊坪村油坊組村民李朝鈞承包的柴山被征用了2.38畝,案發現場在被征用范圍內的三棵松木被挖掘機挖后放到公路外面,在此相鄰后方,也在征用范圍內的一棵松樹的根部被挖掘,致樹干往里傾倒,存在重大安全隱患。



           據朱增波說,2017年9月15日上午7時左右,工地帶班楊宏海帶領他和羅曾濤等人到李朝鈞柴山砍伐架桿,10時左右砍完架桿后,楊宏海讓裝載機司機李春林開裝載機將架桿運回工地。10時30分左右,經楊宏海同意,他帶著羅曾濤給李朝鈞鋸樹,李朝均趕到現場幫忙。在鋸完公路外三棵樹后,三人又一起爬上距離公路路面約十余米高的公路護坡,去鋸存在傾倒安全隱患的那顆松樹。在鋸樹過程中,樹根泥土垮塌,他和羅曾濤二人掉下護坡摔傷,后被送往寧陜縣醫院搶救,羅曾濤經搶救無效死亡,他因傷勢嚴重當日轉至西安紅會醫院治療。



           朱增波認為,他自2017年初開始在秦通公司工地干活外,還負責工地相關重要工作。案發當日,在公司安排作業過程中摔傷,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一)項“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之規定,應當認定為工傷。于2018年6月22日向寧陜縣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


    寧陜縣人社局以朱增波超越工作業務范疇為由不予認定工傷


           寧陜縣人社局于2018年9月7日作出的寧工認字[2018]18號《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顯示:事發當天該工地管理人員安排楊宏海帶工人去指定地點砍伐架桿。朱增波、羅曾濤在楊宏海的安排下到指定地點砍伐架桿屬于履職行為,在砍完架桿后朱增波、羅曾濤二人給李朝鈞鋸路邊堆放的松樹,雖然不是當天的工作內容,但二人在征得帶班人員楊宏海的默許,替李朝均鋸路外邊堆放的松樹,亦可認定與職務有關。但羅曾濤與朱增波在幫李朝均鋸完路邊松樹后,又爬上距公路路面約十余米高的公路護坡上替李朝均鋸樹,是李朝鈞提議,系二人自愿給李朝鈞義務幫工行為,該行為并非其職責范圍,也超出帶班人員默許其給李朝均幫忙鋸公路外邊堆放的松樹這一范圍。其到公路護坡上替李朝均鋸樹一事也未征得工地負責人及帶班人員的同意和許可,亦與工作無關,其受傷并非履職和因工作原因而導致。

            最終,寧陜縣人社局以朱增波在當日砍完架桿后到護坡上去鋸樹,已超越工作業務范疇為由,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




    一波三折的判決  朱增波兩審均敗訴


            朱增波不服寧陜縣人社局作出的上述《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向安康鐵路運輸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經兩級法院四次審理查明,朱增波主要負責看管油料、記賬、施工放警戒線和其他臨時性工作。2017年9月,秦建公司承包的該項工程進入掃尾階段,需要修建涵洞。并圍繞該案的兩個爭議焦點展開激烈辯論:一、砍伐涉案樹木是否屬于秦通公司工作范圍和朱增波的職責;二、朱增波到護坡上鋸樹的行為是否是受秦通公司安排或為了公司的利益。


            安康鐵路運輸法院經審理認為

            朱增波幫李朝鈞鋸樹的行為不屬于其工作職責,朱增波主動提出為李朝鈞鋸樹,并非受帶班人員楊宏海指派,也不是秦建公司的指派。朱增波幫李朝鈞鋸樹,并非秦建公司的正當利益,與工作職責無關。

            寧陜縣人社局于2018年6月22日收到朱增波的工傷認定申請,2018年9月7日作出決定并出具《工傷認定申請受理決定書》,超過了60日辦理期限,屬輕微違法。遂作出確認違法但不撤銷的判決。


             朱增波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西安鐵路運輸中級法院。

             西安鐵路運輸中級法院認為:工作原因是否必須限定在受到用人單位指派完成工作任務;沒有受到用人單位指派而主動完成工作,只要是為了單位利益或客觀上使單位受益,從鼓勵勞動者工作積極性以及保護勞動者合注權益的自度考慮,如果發生事故傷害,仍應認為系工作原因,涉事松樹是否存在安全隱患,是否位于秦通公司排險范圍,是2017年1月6日排險時遺漏的樹木,還是2017年1月6日之后形成的存在安全隱患的樹木。原審法院對此認定不清,遂作出撤銷原審行政判決,發回重審的裁定。 


            安康鐵路運輸法院于2020年3月27日對該案進行了公開審理。


           

           法院依據秦通公司與寧陜縣交通局的施工合同和交工證明認定,秦通公司所承包的路基工程于2017年1月8日交付監理單位簽字驗收,并于2017年8月經業主寧陜縣交通局初驗合格,并未發現有需要排險的樹木存在,且案發時其他施工單位已經進場對該路段進行路面施工。雖然,根據寧陜縣人社局對秦通公司施工負責人袁毅的調查筆錄,對施工過程中的護坡排險屬于秦通公司的職責范圍。法院以項目交工等為由,認定:秦通公司既無對被征土地樹木砍伐的約定或法定義務,也無對涉案樹木進行排險的需要,故對涉案樹木砍伐不屬于秦通公司的職責范圍。

           又查明,朱增波在2018年7月1日寧陜縣人社局對其調查時明確陳述,其是普工,具體在工地上看管油、記賬、放警戒線、砌坎子及其他臨時性工作,其是受帶班馬文義、楊宏海等人安排。也就是說,朱增波在工地上并無安排他人具體干活的權限,其和羅曾濤等人自行到護坡上鋸樹的行為,并非公司安排的職務行為。

            根據朱增波在寧陜縣公安局2017年10月22日的詢問筆錄中陳述,鋸樹是李朝鈞找人給他幫忙,工地負責人楊宏海對鋸樹的事情是不知情的,結合本案其他證據,朱增波鋸樹是為了給李朝鈞個人幫忙,并不是為了秦通公司利益。因此,朱增波到護坡上鋸樹的行為既不是受秦通公司安排,也不是為了秦通公司的利益。

            最后,法院確認寧陜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作出的寧工認字[2018]18號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違法。但并沒有撤銷該決定。


           

           朱增波對此判決不服,又上訴到西安鐵路運輸中級法院。西安鐵路運輸中級法院認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于2020年6月30日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


    朱增波稱相信法律   同時感慨維權難


              對于朱增波為何在寧陜縣人社局和公安機關筆錄上作自相矛盾的陳述?他膽怯地說,2017年9月15日事故發生后,造成一死一傷,他是小帶班,公安局來調查,當時說的是實情;出院后要申請工傷,

             因為聽有關律師說帶班領導是要負責任的,考慮到自己剛出院,背負著巨額醫療費,害怕承擔責任,就向寧陜縣人社局作了自己是普工的不利陳述。

            朱增波堅定的說,《公路安全保護條例》第十條規定了公路建筑控制區的范圍,從公路用地外緣起向外的距離標準:鄉道不少于5米。護坡頂上的松樹剛好在秦通公司征地范圍內,因修路松樹傾斜、根部泥土松動并外露,存在安全隱患,他鋸伐松樹的目的是為了排除安全隱患,為了公共利益,應當認定為工傷。哪怕項目已交工,安全隱患依然存在,作為任何一個員工,看到這一隱患后,都應該及時想辦法消除。

            后來,朱增波不斷學習法律知識并多方咨詢,認為:寧陜縣交通局和筒車灣鎮政府在2020年3月18日出具的《寧陜縣筒車灣至油坊坪一般縣鄉級公路改建工程有關情況的說明》與事實不符,也不是真正的驗收報告,不具有法律效力。



           這份說明稱,該項目兩個路基標段于2017年8月完工,并通過初驗合格,隨后路面標段進場施工。后因改線,需要在油坊坪村村委會門口往筒車灣鎮政府方向約50米處增加涵洞1處,2017年9月初,原二標段施工企業進場施工。

          隨后,朱增波去筒車灣鎮政府質詢,筒車灣鎮政府于2020年4月26日出具了一份《關于簡油公路建設的有關情況說明》,稱:寧陜縣筒車灣鎮油坊坪一般縣級公路改建工程(簡油公路)由縣交通局負責承建,筒車灣鎮政府負責協助做好土(林)地占用的補償工作和矛盾調處工作,工程的開工、竣工時間以交通局認定時間為準。


           面對筒車灣鎮政府出具的兩份截然不同的情況說明,朱增波臉上露出了苦澀又無奈的笑容,他不斷感嘆維權好難!目前,朱增波正在著手準備申請再審程序,他相信法律會給他一個公正的判決。


                     法律界人士觀點:

    從鼓勵勞動者工作積極性角度考慮,如有事故傷害應認定工傷


            即將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退役軍人保障法》指出:尊重、關愛退役軍人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國家關心、優待退役軍人,加強退役軍人保障體系建設,保障退役軍人依法享有相應的權益。

            幾位常年代理勞動糾紛案件的律師說,從判決書等材料來看,朱增波向法庭出具了公安機關的取證材料及證人證言,均證實了朱增波是小帶班的事實;一審法院也確認了出事的松樹是在公路里護坡頂上已經朝山體方向傾斜且部分根部裸露的事實。

            他們認為,該案應從法理和弘揚社會正氣的角度出發,朱增波將路邊山頂上根部裸露且懸空的樹木砍掉,其行為確實是排除了安全隱患,維護的是不特定多數人的利益。那么,即使朱增波沒有受到秦通公司的指派而主動去鋸樹排險,客觀上也使秦通公司受益,從鼓勵勞動者工作積極性以及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的角度考慮,如果發生事故傷害,仍應認為系工作原因。

    責任編輯: xasqbj
    西安 | 咸陽 | 銅川 | 渭南 | 延安 | 榆林 | 漢中 | 安康 | 商洛 | 寶雞 | 楊凌 | 西咸 |
    友情鏈接
    人民網 新華網 中國網信網 中國網 央視網 國際在線 中國經濟網 中青網 中國臺灣網 中國廣播網 中國西藏網 光明網西部網陜西網西安網
    商報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人員查詢

    西安商報 - 西安商情網 國內統一刊號:CN61-0046 郵政編碼:710005

    新聞熱線:029-86178533 廣告熱線:18092743863 電子郵箱:61777670@qq.com

    地址:西安市解放路318號西安書林四樓辦公區 廣告總代理:西安豐泰廣告有限責任公司

    西安商報社版權所有 版權所有CopyRights 2012 陜ICP備12002281號

    本網站法律顧問:陜西弘業律師事務所

    殴美日韩三级片
  • <bdo id="4w6sw"><center id="4w6sw"></center></bdo>
  • <blockquote id="4w6sw"><center id="4w6sw"></center></blockquote>